东海舰队潜艇远航创多个首次 牵动对方大批兵力

来源:中国青年报   发布时间:2017-09-30 10:03:50 

  锻造“虎虎生威 锐不可当”的深海利剑

  ——记东海舰队某潜艇支队

  记者 王达

  水滴形的潜艇在东海某海域悄无声息地航行,像一头安静的鲸鱼。它隶属于东海舰队某潜艇支队,正在执行战备巡逻任务。

  突然,一艘“意外”闯入的“敌”某型特殊军舰出现在指挥舱屏幕上,潜艇内的气氛骤然紧张。居然在“家门口”与“敌”舰狭路相逢,是悄悄绕道规避,还是来场真正较量?

  “测测它到底有多大能耐!”海上临时党委决定,抓住这次拿“敌”练兵的机会与对手周旋。面对对方“肆无忌惮”的反潜搜索幕,他们镇定自若,调整计划,隐蔽突破“敌”舰封锁。


  据艇长盖春申介绍,数个小时的临阵对弈,潜艇最终抵近“敌”舰,不仅让它毫无察觉,且完成数次模拟攻击。“真要打仗,一定让它有来无回!”全体艇员摩拳擦掌,激动不已。

  在现代海战中,神出鬼没的潜艇始终是令对手胆寒的撒手锏武器。东海舰队某潜艇支队正在锻造的,就是这样一柄“虎虎生威 锐不可当”的深海利剑。

  水下存在时间一直在不断上升

  对潜艇兵来说,广阔而神秘的海底世界充满了吸引力,每一名潜艇兵都以参加过远航为荣。

  “每次远航,艇上都会为第一次参加的官兵举行喝海水仪式。”年轻的鱼雷班长林涛说,这个仪式就像潜艇兵的成人礼。他记得,第一次远航的某天,艇领导把他和几个同年兵召集到指挥室,拉起鲜艳的横幅,用灯罩从管路中接满“太平洋之水”。林涛和战友们接过海水一饮而尽,“味道又咸又苦,让人一辈子都忘不了。”

  林涛听艇上的老兵讲过,以前远航次数少,并不是所有的艇员都有机会参加,因此喝海水是一项值得炫耀的资本。但近几年,远航战巡已经成为常态,越来越多的年轻艇员能够随艇出海,喝海水反而成为一种稀松平常的经历。

  支队长崔晓华认为,这个细节反映出支队战斗力的逐步提升。“以前我们是几年一艘艇远航,现在是一年数艘艇远航。”他说,“现在不怕任务多,就怕没任务。”

  崔晓华介绍,以前组织远航时一般都由上级领导随艇保驾指挥,艇员也都是经过选拔的优秀骨干。现在,为了提高实战能力,支队在海军部队中率先由教练艇长带队远航突破岛链战巡,大胆放手尝试值更官独立履职,同时采用建制艇员出海,全力向“艇长带队、编制远航”的目标冲锋。

  数十天的远航对于艇员是一次严峻的考验。远航期间,潜艇兵们始终待在狭小、密闭的艇体空间内,在各种仪器设备、管路阀件和给养物资的包围中值更、休息。“出航的前10天大家的状态还可以,之后就开始出现睡不着觉、饭量减少、情绪焦躁等现象。”通信技师于金波介绍,“几十天见不到太阳,除了机器运转外听不到别的声音。”远航开始的第一周,艇员们的饭桌上还能见到绿色蔬菜,到了后期就只有耐贮存的蔬菜和罐头。

  于金波对2014年夏天的一次远航印象尤为深刻。“由于电力有限,大空调暂停使用,舱内的温度达到40摄氏度,湿度一度超过90%,我们喝了大量的水,不用上厕所,出汗全出掉了。”他记得,艇员的身上长满了痱子,带的皮炎平、爽身粉涂上后不起任何作用。

  尽管条件艰苦,但只要条件允许,潜艇兵们仍然会组织各种活动。在水下运动会上,大家做俯卧撑、举氧烛,狭小的舱室内充满欢声笑语;遇到重大节日,他们会在国旗和党旗上郑重地签名;有艇员过生日时,战友们会组织水下生日会,为寿星做一碗面条,加一道菜,发一个苹果。

  “我们就是苦中作乐!”于金波笑着说。

练就“条件反射式”的险情处置能力

  远航战巡期间,潜艇可能遇到各种突发情况,需要艇员们迅速反应、果断处置。在潜艇兵中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:“艇动三分险。”

  对于这个位于东海一线的潜艇支队来说,有一个“N-1=0”的特殊公式深入人心。“N”代表潜艇的艇员数,只要任何一个战位、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,后果都不堪设想。

  一次远航任务中,某潜艇正在某海域执行任务。突然,一股刺激的机油味儿钻进轮机班长邓波涛的鼻孔。推开机舱门的那一刻,油雾瞬间包围了邓波涛,冲得他脑袋“嗡”地一下,头皮一阵发麻。

  “机舱右舷有大量机油喷出!”他迅速向指挥舱报告情况,同时向值更的艇员下达断开舱室设备电源等命令,随后冲进油雾中寻找受损部位,拼尽全力将脱落的油管对接上。此时,他浑身上下都是油污,被喷成了一个“油人”。

  虽然整个处置过程只有短短20秒,但每一秒钟都充满危机。喷射的油雾遇到一丝火星就会发生爆炸,造成灾难性的后果。

  “险情处置,最难的是第一时间的情况判断。”某艇员队艇长张小兵介绍说,“而正确处置险情与艇员的基本技能分不开。”为此,该支队依托模拟训练中心,常态组织舱室灭火、包扎堵漏、脱险救生等“生命课题”训练,艇员训练合格才能持证上岗。

  “现在,艇员的应急操作能力比以前有很大提升,故障基本都是自己排除。”某艇员队副政委黄绍春告诉记者,“中层骨干对专业学得更深更精,处于‘抠细节’的状态。”

  2015年一次远航任务,某潜艇突发柴油机停车故障,在47摄氏度的舱室环境下,海上抢修分队连续工作30多个小时成功排除故障,几近虚脱的艇员们脸上却满是欣慰。

  除了潜艇本身,远航战巡时艇员们还可能面临各种复杂的情况。一次远航途中,采用经航电机航行的某潜艇突然迅速掉深,值班艇长于洪涛立即命令转换成主电机航行,试图采用加速的方式解决掉深问题。然而,潜艇的深度仍然在逐渐下降。

  “前进二!准备中组水舱供气!”于洪涛又连续下达两条命令,相当于将潜艇的速度提到最大,同时做好了应急上浮的准备。幸好,潜艇距海底仅有15米时状态恢复稳定,稍晚就会有触底的危险。

  “我们已经具备了‘条件反射式’的险情处置能力。”支队长崔晓华自信地说。

平时出得去,战时回得来

  在潜艇上服役多年,潜艇兵们几乎像熟悉自己的身体一样熟悉装备。在近几年高强度、频度和广度的远航战巡任务中,他们对潜艇的各项性能参数也已经了如指掌。“支队已经告别了依靠新装备性能生成战斗力的历史阶段。”支队政委吴谦说。

  为了进一步提升战斗力,该支队决心继续挖掘装备潜能。这是一个以前从未涉足的领域,任何一项创新举措都伴随着风险。

  据吴谦介绍,潜艇刚入列时,有专家断言,“中国东海海域不能使用×型鱼雷。”根据某条例,一大片东海海域水深并不满足该型鱼雷的发射要求。

  “这型鱼雷作为潜艇主战武器,如果在当面不能使用,那与卷刃的钢刀、无锋的长剑有什么两样?”支队决定不轻信、不盲从,成立攻关小组深入研究鱼雷弹道特点,全面探索武器边界使用条件。经过反复实践成功摸索出东海近海发射使用某型鱼雷的方法,有效提升了该型潜艇的作战使用效能。

  一次远航,舱段技师姜国华发现,潜艇往复泵排水时发出的低频高能噪音极易破坏隐蔽,在厂家、科研院所表示“设计问题、无法解决”的情况下,他最终自行摸索出潜艇大深度注排水技术,破解了一大降噪难题。

  在挖掘装备潜能的漫长探索中,该支队留下了一串串成功的足迹。为了攻关“以潜反潜”的世界性难题,他们经过数艇次海上实践,成功实现鱼雷对实艇目标捕获,为东海当面“以潜反潜”积攒了信心。在缺乏成功经验的情况下,某潜艇准时、准点、准要素实现某型导弹齐射,准确命中目标,填补了该型潜艇战斗力建设空白……

  近年来,随着作战理念、军事科技的发展,潜艇兵力面临的挑战也越来越大。全域立体反潜网络,让潜艇赖以生存的隐蔽性受到极大挑战;反潜兵力探测能力的提升也导致潜艇作战效能发挥受到限制。

  吴谦介绍,该支队近年来强化信息接收、情况研判、指挥决策等训练,执行任务的潜艇感知战场态势、融入体系作战能力得到明显提升,连续击破对手布下的反潜体系。

  一次远航期间,该支队某艇在当面联合兵力的掩护下,从容不迫地与对手反潜兵力周旋对抗,成功牵动对方大批兵力,创造了该型潜艇隐蔽前出某海域等多个首次。

  谈起取得的成果,支队长崔晓华认为,这些努力都是为了进一步贴近实战。他说,新中国的历史上潜艇还没有真正打过仗,一旦开战,“带多少人出去,带多少人回来,带着荣誉凯旋”就是支队所有指战员的铮铮誓言。......查看原文:http://mil.huanqiu.com/china/2017-09/11299396_3.html


Copyright © 2004-2014 hycfw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山东海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用微信扫描二维码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x